做為一位職業球員除了擔心「歲月催人老」外,最可怕的敵人大概就是受傷了,古往今來多少英雄好漢因「它」斷送一身絕世武功,甚至被迫退出江湖。當我們看著辛普森(Ralph Sampson)、道爾提(Brad Daugherty)、馬許本(Jamal Mashburn)、休士頓(Allan Houston)、哈德威(Anfernee Hardaway)在惋惜聲中消逝,神傷之餘,也感嘆世事難料,命運之神的造化弄人,這類殘酷事實歷歷在目,不勝枚舉。就在今年球季開打之前,又一位球員因久傷未癒悄悄宣布退休了,他,就是葛蘭特(Brian Grant)─近十年來藍領界的代表人物之一。

畢業於Xavier大學的葛蘭特,沿襲該校球風硬朗、防守觀念紮實的傳統,1994年投入NBA選秀會即以首輪第八順位被沙加緬度國王延攬。適應良好的葛蘭特菜鳥球季就有13.2分7.5籃板1.5阻攻的好成績,順利入選年度新秀第一隊,同年獲獎的還有奇德(Jason Kidd)、希爾(Grant Hill)、羅賓森(Glenn Robinson)和瓊斯(Eddie Jones)。90年代的國王戰績低迷不說,更由於球隊地處小市場,能見度更是有限,導致陣中球員不易獲得球迷甚至專家關愛的眼神,例如連續十年平均至少21分的李奇蒙(Mitch Richmond)即是其中之一,同樣地,葛蘭特也是。然而這一切都在葛蘭特加入拓荒者後產生變化。

在這支花錢不手軟的常勝軍中,葛蘭特身邊多了不少能征擅戰的強力隊友,連年的季後賽戰役也讓他奮勇拼搶的畫面逐漸曝光在媒體面前,尤其他以6呎9吋的身高力搏三位名人堂級球星鄧肯(Tim Duncan)、馬龍(Karl Malone)和歐尼爾(Shaquille O'Neal),無視身高差距依舊咬牙硬扛,固守陣地一步也不退讓的硬漢形象更是令人動容。這樣的情景即便後來東走熱火也絲毫沒有改變,代打中鋒的葛蘭特依然在弱肉強食的禁區叢林中為球隊撐住最後一道防線,讓失去莫寧(Alonzo Mourning)強力奧援的熱火仍舊保有競爭力。

曾經擔任熱火隊助理教練的Marc Iavaroni說:「他懂得如何用正確的方式打球,在場上他是一位認真的球員,不畏懼和對手正面抗衡,任何你覺得會皺眉頭不願接觸的髒活,葛蘭特通通甘之如飴,正因為如此,比賽變得簡單多了。」這樣的讚美其實與萊里(Pat Riley)的看法相呼應。「他知道贏球的方法,同時也把奮戰不懈和努力耕耘的觀念灌輸給所有球員。」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故事到此終究告一段落。隨著時間的流逝,腦中的記憶可能會衰退,心裡的影像可能會模糊,但那滿天飛舞的成束髮辮,夾雜汗水與傷痕的歲月刻畫,卻訴說著一位令人難以忘懷的禁區勇者。有人說,苦工球員向來是最寂寞的一群人,葛蘭特的默默離開或許也為這句話間接做了另一個註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巴瑟畢特 的頭像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