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假倒、拐子

我在之前的文章說過,季後賽戰況越是火熱,越是發覺Ginobili真的把馬刺當阿根廷國家隊在打!看著Ginobili一次又一次在不可思議的角度下切入、突破、撕裂活塞的銅牆鐵壁,看得實在讓人膽顫心驚(哥哥有練過,小朋友千萬不要亂學!),也看得場邊的Larry Brown直搖頭,彷彿回到去年雅典奧運的惡夢。

儘管從季後賽對上金塊隊開始,Ginobili的假倒和拐子便成了大家討論重點,但Ginobili在接受訪問時說了一句蠻有意思的話:「Everybody tries to draw a call and make a ref see it……I can't even think of one person who doesn't do that.」

這也讓我想起之前在打系籃的時候,系上有個學長是當完兵後又回來唸大學,年紀都比我們大上許多,身高大概180公分,體型削瘦。他的切入動作並不快,防守也沒有特別使勁,但只要他在場上對手總是賠上許多犯規在他身上(說來好笑,很多規吹得連我們都看不下去),我們都把他稱之為「老狐狸打法」。不過和他同隊久了後,真的會佩服他製造犯規,甚至進算加罰的功力。我們曾私下問他怎麼做到的,他只是故作神秘地說:「這種事是要講天份的。」(哇靠!你以為你是史蒂芬周啊)

後來在大家的央求下他才透露他的訣竅。「首先你必須不斷地觀察對手的防守動線,研究他的防守動作,然後在過人時腳步和手是分開運用的,利用運球節奏的落差把腳步踩在防守者的下一步,同時肩膀、手肘、臀部都要有護球和靠上去的動作,讓對手逼不得已形成被迫防守的動作。」說完後,學長又輕輕微笑補充道:「打球嘛,當然是要抓緊對方的漏洞加以攻擊,如果持續製造犯規,形成對方防守麻煩,就能增加贏球機會,何樂不為呢!」

當然,我們只是玩票性的小球隊,不能跟職業球員相提並論。但我們若放大到NBA來看,Ginobili的動作就如同一些偉大的球星Jordan、Bird、Magic、Malone、Stockton等,他們絕不會在球場上憐憫對手,只要你出現漏洞,他們就會緊追不捨;只要在規則內,戲法人人會變,若想贏過他們,就拿出更高的本事吧!

■ 關於腦衝血

看Duncan打球,不徐不緩,輕鬆寫意,球賽在他手中宛如一場協奏曲,心跳一分鐘72下,彷彿時空靜止;再看到Ginobili拿球時,身體的腎上腺素突然激增,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他會幹出什麼事來,一種期待感伴隨著心跳指數正蓄勢待發;接著鏡頭轉到Parker,此時你已經快控制不住情緒,就像乘坐在120呎高的自由落體或是時速超過150公里的雲霄飛車,心跳和脈搏已經衝到最高擋!

呼……老實說,看馬刺的比賽,有種人生「充實」的感覺!

誰是馬刺陣中最常被罵、被指責的球員?不須統計,也不用作民意調查,大家都知道他是誰。儘管已經入行四年,季後賽經歷也算豐富,但Parker仍舊在場上三不五時出現昏頭現象,這些對手知道、隊友知道、Popovich也知道、球迷都知道。即便如此,Popovich今年不同於以往對Parker施以咆哮怒吼,反而在關鍵時刻選擇信任他,不斷給予機會鼓勵,隊友也會適時過來拍拍他的頭。因為大家都知道馬刺隊需要Parker的拼勁跟膽識,也很清楚他僅僅是一個剛滿23歲、全隊第二年輕的小伙子!

我一直認為控球後衛是球隊中最難培養的位置,需要學習攻守節奏的掌控、需要有洞悉全場的視野、需要進退拿捏合理的判斷、需要掌握團隊運作的分寸,更需要不斷、不斷地實戰經驗累積,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或純靠體能便猝然可得的。因此,許多一流控球都是在摸索數年後方能真正掌控一支球隊和場上的局面。(魔術強生這個在新秀年就拿下決賽MVP的怪物除外)Stockton在26歲始獲助攻王;Jason Kidd加入NBA第五年才拿到生涯第一座助攻王,29歲帶領籃網打進總冠軍賽;Payton經過前兩年的摸索,直到28歲時帶領超音速闖進決賽;至於今年率領太陽打出驚奇成績的Nash,也是在而立之年達到球員生涯的巔峰。若說一個控球的成熟期在28歲到30歲左右,那麼23歲的Parker還在開始學走路!

多給一些耐心吧!以期許代替苛責,或許腦衝血的Parker不再是馬刺的罩門,而是對手防守的夢魘。

(小聲說:不僅Parker會腦衝血,小弟我看到辣Eva也會「衝血」!)

■ 關於防守

有鑑於前幾年挑戰湖人失敗的經驗,Popovich明白光靠防守並不能讓馬刺登頂。從上季開始,馬刺的作戰方針便逐步在改變,企圖塑造攻守均衡的隊形。因此,我們看到Popovich逐漸釋放場上進攻主導權給Ginobili和Parker,藉由兩人快速、創意十足的攻擊帶動全隊的攻勢。

之所以提到馬刺,就是要對照現在的活塞。

季後賽一路看下來,儘管一路過關斬將,但活塞隊18場球平均得91.7分,比例行賽的93.3分還低,感覺全隊追求防守有些過了頭!換個角度看,活塞五虎可說是聯盟數一數二攻守最均衡、默契最足的先發陣容:Billups的犀利切入和穩定的外線、Hamilton的跨步行進間跑投和神準的中距離跳投、R. Wallace的轉身跳投和神來一筆的三分球、Prince詭異的低位單打和進攻跟進、B. Wallace的二次籃板補進,再加上板凳上McDyess穩定的中距離跳投、Hunter的外線和Arroyo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切入傳球。活塞其實擁有足以和其他進攻型球隊相媲美的攻擊火力,只是在Larry Brown強調防守的體系中,大家彷彿在進攻上失去了原有的靈性,尤其明顯表現在季後賽。

首戰僅得69分,以15分之差輸球的活塞,或許可以考慮將原本集中八分力在防守上的策略,解放二至三分到進攻,例如加強R. Wallace和Prince的低位拿球部署以製造馬刺防守上的困擾,或是在進攻跑位上作出不同的因應等。

冠軍賽場場都是關鍵,每場球都是一種思唯,能否掌握戰況適時作出改變將影響最後的勝負。或許活塞會跟太陽一樣,堅持本季的勝利哲學,然而面對百變馬刺,延續自我的風格可否帶來勝利,仍是值得大家細細觀察。

■ 關於Duncan

老實說,我不知道該如何下筆寫Duncan,因為我已經想不出要用哪些話來形容這位溫文內斂的沉默巨人。

絞盡腦汁,心中勉強浮現四個字-慢性毒藥。這不是「含笑半步癲」或「一日喪命散」,而是Duncan在攻守兩端上的表現猶如慢性毒藥般,隨著每個轉身、每個勾射、每記擦板、每次傳球、每個籃板、每個火鍋,沒有表情也沒有情緒,彷彿靜止般,慢慢地侵入對手的身體四肢,你不會察覺,也不會一下子發作。等到你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藥性已經散播,全身麻痺,事情已無法挽救,勝利也無法挽回了!

前三節在Ginobili和外線無法施展開下,Duncan責無旁貸以20分16籃板撐住全隊的士氣;第四節在Ginobili開始瘋狂得分時,Duncan則退下第一線的進攻責任,改為隊友擋人、居中策應製造機會,加強禁區內外補位防守,與Horry、Mohammed合力固守籃下,為球隊確保最後勝利。在這場球我們看到Duncan不可思議又近乎自然地完成兩種角色轉移,這是「團隊籃球」最淋漓盡致的發揮。

Kobe、Francis、Marbury……你們看清楚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巴瑟畢特 的頭像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