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熱的台灣,還是一樣艷陽高照;繁華的紐約,天空仍飄著些許細雨,相隔數千哩看似毫無交集的兩地卻因每週準時上演的「Sinker Time」產生微妙聯繫,透過畫面,逐漸成為這座紛亂小島上所有人的心靈寄託。你的魔幻夜晚,我的美麗早晨!


在此之前,王建民曾有四度機會叩關完封勝。


去年7月3日客場出戰底特律老虎,王建民七局僅被擊出5支安打,出現4次四死球,沒有失分,因為投球數已達98球,便帶著一分領先之姿退場,最後也順利拿下勝投,這是王建民生涯首次接近完封的一場比賽;今年5月12日,表現漸趨穩定的王建民在主場面對賽揚級巨投Barry Zito,挾著前一場勝利氣勢,王建民幾乎完全封鎖運動家的攻勢,八局僅被擊出3支安打,外加兩次保送,出現四次雙殺,用球數不過85球,很有機會挑戰完封紀錄,但基於贏球為上的考量,Joe Torre還是讓守護神Rivera接替王建民上場收尾;一個月後的6月13日,前場比賽以1分之差力克強敵紅襪的王建民,在主場面對克利夫蘭印地安人依然威風凜凜,七又三分之一局僅讓對手出現5支安打和1次保送,礙於用球數已達90球,王建民在一出局二壘有人的情況下將比賽交到後援手裡,牛棚也順利完成最後任務;7月8日,對手同樣是魔鬼魚,儘管前一次出賽遭到印地安人火力狙擊,然而在這場與年輕好手Scott Kazmir的對決中,王建民伸卡威力再現,前八局僅讓魔鬼魚打者擊出4支安打,外加保送三振各兩次,無失分,在教練的授權下,已用了95球的王建民九局繼續站上投手丘,試圖終結對手最後反攻。可惜的是在一出局之後,面臨百球關卡的王建民接連被打出兩支安打,體力和球威的不繼讓他不得不退場,再一次與完封勝擦肩而過。


不斷談到完封並非刻意強調這項難得的投手個人紀錄,事實上在現代棒球中,完投或完封勝已不是教練和球員心中考量的重點,除非是在用球數的許可之內,或是其他客觀條件如牛棚耗損過大不得不讓先發延長投球局數的情況下,畢竟能夠有效運用並保護投手戰力以達到贏球目的才是教練最重要的工作。以洋基今年的投手群為例,兩大主力Randy Johnson和Mike Mussina合計先發44場,僅出現兩次完投,再比較全聯盟到目前為止28位十勝級以上的投手,累積591次的先發也不過出現23次完投紀錄(包含11次完封)。


既然完投完封實質上已不再重要,那麼它的出現意義又如何?王建民賽後流露的輕鬆笑容或許可以解釋一切。


想迫使對手得不了分,你必須讓他難以有效地擊中球,必須壓制對方長打率,必須避免過多的保送,必須保持續航力和球威,守備也必須給予適當的幫助,最後,控球必須表現超水準才能降低用球數並增加投球局數,在這場比賽中,我們看到王建民充分詮釋了這些條件。這是一項里程碑,一個烙印,一種成長,就像從去年對魔鬼魚1勝3敗防禦率6.94,到今年2勝0敗防禦率1.11;就像以一分之差擊敗強敵紅襪;就像九局下被國民隊賞一記再見全壘打;就像與John Smoltz、Barry Zito同場競技,一步也不退讓。藉由這些不間斷地深刻記憶累積,這位大聯盟二年級生讓所有球迷持續伴隨、見證他的成長。


「No K,Just G」


正如A-Rod賽後所說,「從沒看過一場完封比賽居然只出現一次三振」;魔鬼魚教練則表示「伸卡球能結合這樣的速度和尾勁可說是獨一無二」。在傲人的滾地出局數底下是銷魂的三振比和三振數,王建民以他沉重如保齡球的伸卡球不斷攻擊打擊者手中木棒,同時也提供隊友守備表演的空間。在這一刻,就讓我們暫時忘了「三振」這回事,好好享受這獨樹一格的「Sinker Time」。






延伸報導:

http://0rz.net/3a1DK  &  http://0rz.net/c01E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巴瑟畢特 的頭像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