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狀元、榜眼、探花

先來回顧歷史。

1992
年,號稱繼84年後素質最整齊的一批新秀大舉入侵NBA,其中最受矚目的菜鳥有三:首先是當年狀元,被稱為世紀大黑柱的Shaquille O'Neal,一身神力宛如張伯倫再世,甫加入就成了NBA最會摧殘籃框的球員,O'Neal也是當年的年度最佳新人;其次是來自喬治城大學的Alonzo Mourning,他是92年的選秀榜眼。出自中鋒聖地的Mourning以一身傲人的防禦天賦和打死不退的鬥志,新秀球季就以2110.3籃板3.47火鍋帶領黃蜂殺進季後賽,並在首輪以一記buzzer-beater淘汰了塞爾提克隊;探花就是Christian Laettner,被稱為「學生王子」的Laettner可說是當年鋒頭最健的NCAA球員,不僅連續兩年帶領杜克大學奪得NCAA冠軍,更被選進夢幻一隊!雖然加入NBA後面臨了轉型的問題,不過Laettner還是在新人球季繳出18.28.7籃板成績,入選了年度最佳新秀第一隊。經過十幾年的輾轉,這三個人居然在2005年聚首邁阿密齊為總冠軍打拼,真的不禁要感嘆世事難料,人世間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鏡頭回到東區決賽的第二戰,當年前三順位的
O'NealMourningLaettner都在這場熱火重要的勝利中分別作出不同的貢獻。首先是O'Neal,上場33分鐘攻下1710籃板2火鍋,雖然整場受制犯規麻煩和傷病困擾無法施展以往呼風換雨的禁區優勢,但只要O'Neal站在場中,其他球員就有信心迎接任何挑戰;接著是Laettner,在第三節當O'NealMourning陷入犯規麻煩的時候,Laettner以他的經驗捍衛熱火的禁區,讓追分急切的活塞miss好幾次超前的機會。從帳面上來看,上場12分鐘43籃板的成績並不起眼,然而實際上的貢獻卻遠遠超過於此;最後是在第四節一夫當關鎮守禁區的Mourning,單節四次火鍋不僅重新擦亮「最佳防守球員」的招牌,也澆熄了活塞的反撲氣焰。Mourning的怒吼、鬥志為熱火留下勝利!

■ 小心,野獸出沒!

最近,
NBA總部的公佈欄貼出一張佈告,上頭寫著:

「注意!自季後賽開打以來東西區分別發現有野獸大肆侵襲球場禁區,出沒在西區鳳凰城的野獸,身長6呎10吋,而東區的野獸體型略小,約6呎4吋,時常出沒在邁阿密。目前已知有曼斐斯、達拉斯、紐澤西、華盛頓四座城市遭到野獸肆虐,損失慘重,敬請即將被野獸造訪的聖安東尼奧和底特律密切追蹤,加強戒備!」

是的,聰明的你應該已經猜出我說的野獸是誰了。這兩位是我認為今年季後賽中即使防守者知道他們要幹嘛,卻是難以阻擋的球員!一位是太陽隊的野獸前鋒
Amare Stoudemire,另一位則是熱火隊的野獸後衛Dwyane Wade。爲什麼要用野獸來形容他倆呢?因為這兩位球員都是隊中得分主力,身材強壯結實,速度、彈跳力和爆發力驚人,攻擊禁區的慾望強烈,得分爆發力往往讓守方防不勝防,賦予「野獸」之名實至名歸。

先來談
Stoudemire610吋的Amare動作靈活得像後衛一樣,高中棄學加入NBA的時間不過三年,學習能力強的他每年都有出乎意料的大幅進步,尤其今年在Nash的帶領下,Stoudemire每場得26分創下生涯新高,外帶8.9籃板1.6阻攻1次抄截,除高居得分榜第五位外,也入選了年度最佳第二隊。進入季後賽,Stoudemire的表現更加威猛,平均每場攻下28.510.7籃板1.9阻攻,攻擊能力強到防守方不得不送他上罰球線,每場能製造13.3次罰球機會高居所有球員之冠。西區決賽碰上防守堅強的馬刺,Stoudemire彷彿殺紅了眼,兩場球攻下78分,儘管馬刺取得二連勝,但就是擋不住Amare在禁區肆虐。在Kemp之後,毫無疑問Amare Stoudemire新一代野獸前鋒的代表!

再來談談
Dwyane Wade。去年新秀球季Wade在季後賽展現出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率領熱火打進第二輪,今年則是在O'Neal的加持下攻守全面大爆發,例行賽平均攻下24.15.2籃板6.8助攻1.57抄截1.1阻攻,優異的成績讓Wade入選了年度最佳第二隊以及年度最佳防守第二隊。季後賽前兩輪WadeO'Neal受傷表現普普的情況下,一肩挑起熱火的勝敗責任,平均攻下28.68.4助攻6.6籃板1.5抄截1.25阻攻幫助熱火取得8連勝的戰績。進入東區決賽,儘管首場Wade受限於活塞銅牆鐵壁的防守,表現大為失常。然而賽後Wade卻能反覆不斷從錄影帶中找出自己進攻的缺點,並且在第二戰中狂攻40(包含第四節的20)。就是這樣的殺手特質讓Dwyane Wade成為今年季後賽最危險的人物!

■ 一勝一敗之後

熱火能在第二戰扳回劣勢有兩個關鍵點值得注意:

第一、
 

在決勝期禁區同時擺上
O'NealMourning。沒有人可以想像將這兩位90年代末期一時瑜亮的超級中鋒組成雙塔是怎樣的情形,今天Stan Van Gundy就讓我們見識到雙塔的威力了。儘管Mourning只剩不到以前5成的功力,而受年紀跟傷勢影響的O'Neal,場上的主宰性也是逐年下滑,不過當兩人同時站在場上搭配時,所給予對手的壓力以及為全隊帶來的氣勢跟信心是其他組合無法比擬的,尤其反映在防守,O'Neal在籃下積極卡位,Mourning則是發揮他補防封蓋的功力,兩人合作無間,再配合Eddie JonesDwyane Wade的外圍干擾,第四節頻頻讓活塞攻勢受挫。既然雙塔有如此美妙的化學作用,我相信接下來第三戰Stan Van Gundy還是會延用這套陣容,只不過礙於體力、傷病或可能的犯規麻煩,雙塔出現的時機還是會集中在第三節末或第四節。

第二、

有鑒於首戰的低命中率及進攻過於單調,熱火第二戰在單擋掩護和空手走位上做得更扎實。所以我們看到不同於第一戰純粹靠自身的爆發力直線切入,
Wade在第二戰幾乎都是利用隊友擋人後作迂迴、變速的切入製造空檔出手,如此不但有助於提高命中率,更增加了活塞的防守壓力。可怕的是,當你看到O'NealMourningEddie Jones等老將在場上不斷為Wade擋人製造機會時,真的可以明顯感受到熱火隊融洽的團隊氣氛,就是這股氣勢讓熱火能在第四節擺脫難纏的活塞,你甚至懷疑如果去年的湖人有如此的團隊精神,或許就不會讓活塞輕鬆贏得冠軍了。

面對似乎已經找到贏球方式的熱火,活塞該如何應變呢?我還是相信一句話,「以不變應萬變」。畢竟活塞曾從落後
11分的劣勢追到超前,之所以輸球還是因為自身失誤過多,以及關鍵時刻被MourningWade5記火鍋斷了氣勢。活塞最讓人讚賞的地方是戰術簡單卻有極高效率的執行力,以及防守的一致性,季後賽一路打下來活塞隊依舊維持這個原則,這也是各隊面對活塞不能有一絲輕忽之心的原因。

進入第三戰有幾個重點可以觀察:

I、活塞面對熱火的後衛群仍舊會持續壓迫防守,並從截斷進攻路線下手,迫使
Wade
淪於單打獨鬥。

II、活塞的球員在第二戰似乎有點輕視
Mourning的防守功力,第四節幾次切入都被熱火的陷阱式防守搭配Mourning
的補防搧得滿頭包。之後的比賽活塞隊或許在切入時機的拿捏會更謹慎些。

III、基於第二戰的成功,熱火隊還是會延續打法,重點在雙塔上場的時機和上場時間的控制,以及全隊的擋人掩護是否能有效執行。

IV、我之前說過,只要
Larry Brown敢用,Arroyo將扮演活塞的關鍵替補。可惜的是Arroyo的防守不能達到Brown的期望,使得他的上場時間縮短。不過我相信Arroyo不同於正規軍的打法會有助於活塞在面臨進攻遲滯時能有效的進行攻勢轉換,所以我們還是持續觀察他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巴瑟畢特 的頭像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