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E 
誠泰  1  6  3 
興農  4  4 


看完總冠軍賽第一戰的轉播後,真正吸引到我的目光,不是林恩宇、戰玉飛、林英傑、克提茲四大王牌各領風騷的完美演出;不是替補鄧蒔陽攻守表現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施翔凱;也不是季後賽表現一向比例行賽還好的「Lucky 璋」;更不是掛在得分欄後面少得可憐的安打數。而是令人觸目驚心的"3"、"4",合計是"7"的失誤!

看到一場比賽中一支球隊的團隊失誤幾乎追上或超過團隊安打數時,除非是遭到對手完全比賽或無安打比賽,我想沒有一個教練會安安穩穩、心平氣和地坐在椅子上。如果比賽的兩隊都發生一樣的情形時,痛苦的就不只是教練了,恐怕連球迷欣賞球賽的興致也跑掉一大半。

從季後賽首輪到總冠軍賽第一戰,總共進行了五場比賽,統一、誠泰和興農加起來一共發生了21次守備失誤,包括首輪第二戰誠泰單場五次失誤蓋過兩支安打的表現,以及總冠軍賽第一場興農全隊安打和失誤數同樣都是4的演出。好玩的是,比賽結果居然是誠泰在延長十局下半免費奉送興農兩次失誤,讓興農只靠一支安打就贏得首勝!可憐又無奈的林英傑……

老實說,這樣的結局發展和兩隊失誤數讓一場原本應該是節奏明快、張力十足的投手大戰瞬間成了一鍋食之乏味的雜燴粥。

為何要特別提到失誤呢?與其說這是我平常看球賽的習慣和焦點,倒不如說中華職棒在這一欄的數字實在太引人注目了,尤其是在季後賽。(別忘了,這是例行賽戰績最好的三支球隊喔!)最重要的一點,論打擊,我們可能練一百年也練不出單季可以轟40支全壘打的打者;論投球,就算打了三輩子我們也不可能球球動不動就超過時速150公里,相較起來,守備所仰賴的天份跟條件算是受限最少的,後天的練習重於先天的條件,沒有藉口可以搪塞。

翻開攻守統計紀錄簿,今年大聯盟失誤最少的球隊是亞特蘭大勇士和西雅圖水手,都是86次;失誤最多的是戰績墊底的堪薩斯皇家,125次。其他球隊,如洋基是95次,紅襪是109次;世界冠軍白襪隊是94次,對手太空人隊僅89次。而大聯盟每隊一季都要打162場!日本職棒方面,中央聯盟總共要打146場,太平洋聯盟因為季後賽的實施只打136場。央聯團隊失誤最少的是養樂多隊,僅僅51次;墊底的廣島隊是114次,就總數和平均數來說都是日職各球隊中表現最差的;而央聯冠軍阪神隊是69次。洋聯冠軍羅德全隊失誤數是51次,最多的是歐力士隊79次;軟銀和西武分別是60次、75次。

對照中職六隊的表現:兄弟(104)、誠泰(114)、中信(118)、興農(120)、La New(131)、統一(136),以一季100場的賽程來看,這樣的數字確實夠嚇人。眾所皆知,日本對台灣棒球的影響十分深遠,先不管戰術或投打觀念是否符合世界潮流,至少就守備這一環來說,我們確實還是得多跟日本人學習。就以象隊為例,「一代象」的守備功力無庸置疑,而「二代象」自從神原良行接任守備教練後,度過換血的陣痛期,無論個人或團隊守備能力、默契在各隊中都是名列前矛,過去六年,計有10人共18次獲得金手套獎,如今兄弟能擁有堅強的中間防線,神原功不可沒。

不管是不是我們練得不夠嗎?還是方法和觀念錯誤?守備能力的確是台灣野手能否走出國際的重要關鍵。身材不起眼的胡金龍在道奇農場的評價一直不差,靠的就是不錯的游擊守備能力;陽仲壽能夠如此受到日本職棒各球團的高度期待,除了優秀的打擊能力外,流暢紮實的防守也是一大助力。相對地,陳金鋒在小聯盟打滾了這麼多年,成績突出卻遲遲無法站穩大聯盟,雖說運氣占了部分因素,但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守備方面的缺陷。(守右外野臂力不足、守中外野速度和判斷力也不夠、守左外野棒子不夠大)

突然想起以前買職棒雜誌,內頁都會附送日本職棒名球會成員的個別漫畫,裡頭簡單描述了該球員從小到大的棒球歷程。讓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日本棒球先生」長島茂雄在學生時期的艱苦訓練,由於三壘手面對的來球往往非強即弱,教練為了讓長島茂雄能在強勁滾地球的威脅中不去懼怕且能維持正常的守備反應,竟叫他把手套丟在一旁,僅用一雙手和身體來接捕,結果當然是頭破血流,不過卻因此造就了日本職棒「永遠的三壘手」。我相信全日本應該不只有長島茂雄接受過這樣的特訓,由此或可說明日本對於基本動作練習的重視和態度。

當然,我們並不是要以此為借鏡,照本宣科拿來用在小球員身上,而是要學習日本對守備訓練的堅持和紮實的基礎練習,並輔以正確的觀念。還是老話一句:日本能,為何台灣不能?鈴木一朗可以連拿四年大聯盟金手套,為何台灣野手不行?

全站熱搜

巴瑟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