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1

事件始末

1216日,365分之1中一個看似平凡的週末,略帶寒意的空氣中微微透露即將到來的耶誕歡樂味道,繁華的紐約街頭還是那樣熙攘來往。隨著華燈初上,路上的人們混亂又秩序地走向各自的目的地,其中有19763人不約而同來到同一個地方-麥迪遜花園廣場(Madison Square Garden)。雖然他們的主場球隊在20世紀後就陷入無止盡的笑話與失敗輪迴之中,九0年代的風光彷彿已是一場遙遠的夢,撫今唏噓,追昔感嘆,然而對多數的紐約客而言,這裡還是他們生活、社交和回憶的重心。

帶著東區倒數的36勝率,尼克諸將當然希望早日拿到開季的第十勝,儘管遠來是客的金塊最近狀態不是很穩定,甫在客場吞下二連敗,但這支球隊開季來卻在傷兵環繞下,靠著目前聯盟得分王安東尼(Carmelo Anthony)和史密斯(J.R. Smith)的火力支援在西區維持一定的競爭力,尼克若想要趁主場優勢戲弄對手可也不是容易的事。

比賽開打後,金塊始終保持一定的領先優勢,安東尼和坎比(Marcus Camby)的輪番攻擊讓尼克遲遲無法拉近距離,就在度過小幅落後的前17分鐘後,節奏明快的金塊隊開始無情轟炸籃框,主場球迷瞬即墜入習以為常的輸球惡夢,比分從最小的兩分一直拉開到十餘分。這段期間唯一可以安慰全場觀眾的竟是數據大幅滑落的「天下第一衛」馬布瑞(Stephon Marbury),馬大少宛如恢復往日雄風般遠投近切傳導得心應手,上半場尚未打完已經逼近本季最高得分22分。

就這樣,毫無起色的尼克一路敗退,到了第四節末段,記分板上無助的比分差距和面無表情準備散場的觀眾相互呼應,又是一場淒慘無比的Sad game,美麗的星期六,嘆息的星期六。

孰料……

或許是不想讓比賽安安靜靜、冷冷清清的走完。就在時間剩下115秒,金塊領先23分之際,輪到尼克隊的進攻,球交到李(David Lee)手中準備禁區單打,前來協防包夾的A‧米勒(Andre Miller)迅速抄下李的球,隨即傳往前面偷跑的史密斯。之前曾在快攻中表演空中迴轉後灌的史密斯食髓知味也想再次把現場當做灌籃大賽,只是沒想到退防的尼克替補菜鳥柯林斯(Mardy Collins)竟雙手一攔,狠狠將他整個拉倒在地。血氣方剛的史密斯怎會忍得下這口鳥氣,立刻爬起來與柯林斯大眼瞪小眼,對幹戲碼一觸即發!

事情到這地步,照理來說兩位當事者在經過週遭同伴和裁判大人的勸阻分開後,大不了就施暴者來個惡意犯規,受害者罰球了事,以當時的時間點和比分差,頂多史密斯和柯林斯從此結下樑子或不打不相識,現場主客隊球員以及所有觀眾們依然帶著不同的心情等著鐘聲響起離開球場,夜色依舊那麼美麗,之後還是好天氣,回家睡一覺,明天會更好。

如果真是如此,我在這裡囉哩叭唆個半天又有何意義,充篇幅也不是這樣幹的。就在兩方臉對臉、鼻貼鼻的敏感時刻,二部曲來了!

一旁的小土豆羅賓森(Nate Robinson),據聞是個脾氣不是很好的傢伙,年紀輕輕就曾跟隊上老大哥起過衝突。他看到小老弟可能和對方鐵拳對鋼拳,也不先請示球隊前輩耆老,立刻跳出來伸出「友誼的雙手」大力推開史密斯,接著雙手擺動出類似嘻哈歌手配合節拍的動作,嘴裡念念有詞的當然不會是阿姆(Eminem)或五角(50 Cent)的饒舌歌。這下可好了,已經被柯林斯送一桶汽油桶的史密斯,又被羅賓森的「番仔火」引燃火苗,一發不可收拾地順勢衝向羅賓森,兩人推擠拉扯揮踹一路糾纏到底線的記者觀眾席,此時原本低迷的輸球氣氛也被火藥味十足的美式足球衝撞吵醒,現場一片鼓譟紛亂。週遭隊友和裁判保安更快速地把兩人架開,避免了事端再次擴大,二部曲到此也暫告一段落。

如果你覺得事態至此已是十分嚴重,除了判惡性犯規外,趕走肇事者和幫手,事後再罰款禁賽云云也不為過,那你未免太小看NBA的鬥毆了,尤其在「奧本山武道大會」後,如此的三人衝突事件只是常年賽事中可能出現的小小話題,不足為奇。但,就當大家認為整起事件已經宣告平息時,第三部曲隆重豋場!

前來勸架的安東尼「福至心靈」突然發難,繞過人牆冷不防地一記「天馬流星拳」擊向柯林斯的臉後迅速跑開,這時尼克球員當然按耐不住,群起激憤,傑佛瑞斯(Jared Jeffries)率先追趕過去,而原本無關事端的其他球員也蜂湧至場中央,剎那間球衣拉扯、伸手阻攔、叫囂四起,場面再次失控。

就這樣,四位主角柯林斯、史密斯、羅賓森和安東尼被警衛帶出球場,連同當時還在場上的其他六位球員A‧米勒、坎比、納哈拉(Eduardo Najera)、佛萊(Channing Frye)、李、傑佛瑞斯都被趕出場,結束這起繼「活塞溜馬奧本山事件」之後最嚴重的球場衝突。

疑雲密佈

和「奧本山事件」相同的是,兩起衝突都是發生在大比分差距、勝負幾定之下,雙方球員一次過激的防守動作,差別就在前者多了從天而降的飲料杯。不過事後看待「麥迪遜花園廣場事件」的發展經過,不免發現若干疑點亟待釐清、玩味。

疑點一:

為何柯林斯會在23分的落後之下對史密斯的快攻上籃做這種既會造成個人惡性犯規且可能造成對手受傷的動作?

從畫面上來看,史密斯在接獲傳球後,眼角已經瞄到柯林斯自後面衝上來的防守,在這樣情況下,史密斯很自然地做出用手肘斜斜右靠對方的身體,企圖造成進算加罰的機會,只是沒想到柯林斯是對人不對球,直接拉下行進間準備起跳的史密斯;當然你也可以說柯林斯不爽史密斯明明要上籃卻架出拐子,因而「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不過按照正常狀況,剩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差距20分以上,雙方的攻守都會自動保持一定的界線,避免受傷的情形發生,甫上場的菜鳥柯林斯,本季平均出賽時間不過3.4分鐘,能待在場上的機會少之又少,這場大幅度落後的比賽對他來說是難得的時機,雖然上陣就是要拼,但沒必要以如此激烈的犯規手段剝奪屬於自己的上場時間,除非是教練下達必殺指令,刻意派他上場擔任終結者。

「事情其實很簡單。」湯瑪斯(Isiah Thomas)對此說道:「之前史密斯才做了一次空中轉身扣籃,如今他又想再上演一遍,柯林斯並不想看到自己的主場遭受對方的羞辱,所以他下手。這一切都是雙方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原本只是兩次罰球和碎碎念,結果演變成這樣。」

對照羅賓遜所說的:「他們想要羞辱我們,就像賞我們球隊一巴掌,身為其中一份子,絕不可能讓這種事發生,當然要狠狠地把球拉下來。」似乎尼克只是不願意在慘敗之餘,又被對手騎在頭上,但動機真有如此單純嗎?

疑點二:

在安東尼揮拳後跑回球隊的休息區,雙方球員都被拉開之下,湯瑪斯走過去對安東尼說了什麼?

根據賽後記者會所言,湯瑪斯表示他當時是跟安東尼說,「你知道的,你們已經領先20分了,比賽也早已進入垃圾時間,你跟坎比應該下場休息。我們已經認輸了,你們的主力卻還繼續留在球場上。」而根據聯盟後來調看錄影帶的說法,在亂鬥發生之前,也就是最後131秒,當時坎比正在執行罰球,湯瑪斯就對金塊球員提出「警告」:「不要隨便衝到禁區上籃。」之後事情就發生了。

從上述疑點一和疑點二的解釋來看,湯瑪斯其實有很大的「教唆犯規」嫌疑,只是光憑這樣想把整起事件兜在一起歸咎給湯瑪斯的幕後黑手仍嫌勉強。

疑點三:

球隊大幅領先,比賽也已經到了倒數階段,按照NBA球隊的習慣,該是讓先發休息,磨練板凳的時刻,為何卡爾(George Karl)仍讓先發主力留在場上?

針對此問題,卡爾並沒有正面回答為何他會違反常例將主力留在場上,他只說:「這麼做只想確保勝利的到手。」又說「發生這種事對金塊、對尼克、對聯盟都是一件遺憾的事,尤其在這個全世界最知名的球場上,這些行為都是不敬籃球的表現。」

卡爾會這麼解釋其實也有他的道理。在這場比賽之前,金塊隊在12月份僅有44敗的成績,對照爵士的42敗,兩隊的勝差又稍微拉大了,加上連續四場客場作戰僅僅拿到一勝,以及在主場被老鷹第四節逆轉的教訓,更讓教練有藉口必須紮紮實實拿到一勝以凝聚球員的注意力。

另一個較陰暗的說法是,同為北卡畢業的卡爾和布朗(Larry Brown)是學長學弟的關係,也是多年的好友,看到布朗爺在紐約與湯瑪斯之間的風風雨雨,最後落得被逼宮下台,草草結束紐約行,卡爾對湯瑪斯的觀感可想而知。於是藉著造訪麥迪遜,給湯瑪斯「一點顏色瞧瞧」,不僅要贏球,還要讓你輸到抬不起頭。從人性和情感的角度看,若卡爾有此想法,倒是隱約符合整場比賽最後散發的氣息。

大刑伺候

ESPN的專欄作家薛利頓(Chris Sheridan)所預估的禁賽場次,安東尼八場,羅賓遜六場、史密斯三場、柯林斯兩場,傑佛瑞斯、詹姆士(Jerome James)和努內(Nene)則是各一場,若從歷史角度和近年來的肅清風氣來預測此次的懲罰,這些數字還算合情合理,符合眾人的期待。只是沒想到史騰老大(David Stern)比食神更令人猜不透,出手既狠又快,大筆一揮,各人刑期自動延長,不得異議。(詳情如附表1)

附表1

姓名 (球隊)

罰則

紐約尼克

50萬美金

丹佛金塊

50萬美金

安東尼(金塊)

禁賽15

史密斯(金塊)

禁賽10

羅賓遜(尼克)

禁賽10

柯林斯(尼克)

禁賽6

傑佛瑞斯(尼克)

禁賽4

詹姆士(尼克)

禁賽1(離開板凳區)

努內(金塊)

禁賽1(離開板凳區)

 

從這數字來看,處罰確實有些重,非案發當時兩位現行犯,而是後來才補上一拳的安東尼居然禁賽高達15場,雖說動手打人的始終不對,且畫面也被捕捉得十分清楚,對於NBA形象又造成極大的傷害。但歐尼爾(Shaquille O'Neal)當時挾全身之力朝B‧米勒(Brad Miller)而去的999磅直拳僅遭禁賽三場;與「糖果人」歐羅伍坎迪(Michael Olowokandi)「釘孤枝」的努內(Nene)則是雙方各打四場大板;今年111日,艾倫(Ray Allen)和魔術隊後衛杜林(Keyon Dooling)的風波,雙方打到觀眾席,結果遭驅逐出場後還想挑釁的杜林被禁賽五場,艾倫則是三場作收。甚至連續三年狹路相逢,猶如死敵的熱火尼克大混戰,兩年季後賽的鬥毆,其中參與的球員如強森(Larry Johnson)、莫寧(Alonzo Mourning)也不過罰個兩場左右。比較起來,安東尼這記馬後砲直拳,威力和帶種程度難與前人相比,獲得史騰的注目倒是可以排進歷史之列(參閱附表2),之間的審判標準演變頗值得推敲。

不可否認,「奧本山武道會」是NBA總部處理相關鬥毆衝突後續懲罰的轉折點。當時在滿天飛舞的爆米花、椅子和啤酒飲料噴灑下,包括鐵拳阿泰(Ron Artest)在內一干人犯合計被禁賽143場,創下歷史紀錄。正因為此暴力事件的不良示範導致NBA形象大損,聯盟開始對於球員的場上行為大加規範,重刑以待,所以之後碰觸這敏感點的歐羅伍坎迪、努內、杜林和艾倫就成了新法上路後的第一波祭品。

不只如此,從2005年到現在,NBA不僅對於打架衝突給予高規格判罰,連球場上的推擠衝撞、球員間的口角、對裁判的意見或抗議都從嚴看待,尤其是在競爭激烈的季後賽中,哨音、禁賽情況更是明顯,問問身陷其中的哈斯蘭(Udonis Haslem)、波西(James Posey)、貝爾(Raja Bell)、泰瑞(Jason Terry)、史戴克豪斯(Jerry Stackhouse)、華勒斯(Rasheed Wallace),心裡會不會有所怨言,答案不言而喻。

若說「奧本山」是餐桌上的主餐,其後而來的服裝規定(Dress Code)和零容忍政策(Zero Tolerance)便是甜點與配菜,這一系列的套餐就構成現今史騰所厲行的「肅清專案」。當裁判哨音聲聲入耳,技術犯規扣人心弦,滿天紛飛的禁賽罰款是否會讓球員從此安份守己,人人爭搶模範生獎牌,很難說。或許社會風氣將有所端正,但以人的本性,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重責之下不見得能改邪歸正,愈用力拍打球,它只會反彈得更高,這是物理學的理論,在無解的人性上同樣說得通。

《周禮》卷三十四曰:「刑亂國用重典」;劉邦入咸陽與民約法三章,皆說明了嚴法制度治亂世的意義,遠在今日的NBA,史騰大人心有靈犀的「蕭規曹隨」,會不會達到他心中的理想國,有待觀察。

餘波盪漾

事件發生之後,懲處尚未發布之前,從鬥毆配角變主角的安東尼發表了道歉聲明,文中提到他對於自己的衝動感到愚蠢後悔,也讓家人、球隊和支持他的人蒙羞,希望能在事後得到所有人的原諒。

姑且不論這番話是出自安東尼內心還是經過公關修飾,能夠主動提出道歉,承認自己的過錯就是一件值得讚許的事,也是負責任的行為。雖然這一拳可能讓本季狀況很好的Melo硬生生中斷球感,甚至失去得分王和明星賽的榮銜,生涯也因此留下一片陰影,但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年少輕狂的安東尼仍有時間讓他思考自己未來的路該如何走,去彌補那再次崩裂的形象,對他來說這是一次很好的教訓。

相較於金塊隊的處理,尼克的態度就令人有些感冒了,尤其是湯瑪斯在賽後記者會上講的那席話。儘管在球場上或多或少都有這樣類似的「不成文規定」,既已勝劵在握,又何必趕盡殺絕,贏者場邊笑開懷,輸者掩面眼無神,就讓龍套上場跑跑跳跳,大家相安無事,反正睡個覺起來又是嶄新的開始,這的確也是賽季漫長的職業賽中必經的過程。不過,所謂「不成文」就是沒有白紙黑字,沒有依據也沒有約束,沒有法官也沒有律師,憑藉的只是各人心中長年打球的默契,你若要逾越這把尺,對手除了氣得牙癢癢,暗誓此仇不報非君子外,也別無方法可言,如此一來,紛爭就難保不會發生了。

這場球的引爆點就在於此。就像棒球賽中,大幅領先的球隊如果上壘後還來個盜壘,百分之八十絕對引起對方球員教練的不悅,就道義、情感而言,確實有商榷餘地,但就球賽的本質和球迷的角度,或者物質一點是為了爭奪獎項,這樣的動作不也是尊重比賽的一部分?

勝者乘勝追擊,全力而為乃天經地義,而球場上無形的界線卻是大家長久以來的「默契」,一旦這份「默契」被其他外在因素瓦解,既然你不仁在先,莫怪我不義在後,大家就走著瞧。這或許就是湯瑪斯當時的心態,不管他是否真的下達必殺令還是球員的自發性行為。

回到湯瑪斯的發言,像這種的心裡話私底下講講即可,但攤在檯面上媒體前就顯得教練的幼稚和蠻橫。什麼叫做「我們已經選擇認輸了,你們還繼續用主力羞辱我們,引發衝突當然在所難免,用不著陷球員於不義!」與其埋怨對手的「趕盡殺絕」、「不留一草一木」,不如好好檢討自己為何會慘敗,以致落得別人痛宰的地步。湯瑪斯大概忘了自己曾在1984年的季後賽對尼克一戰最後94秒攻下16分的事情,既然自己或麥格瑞迪(Tracy McGrady)R‧米勒(Reggie Miller)都有過如此天殺的追分秀,難道對方就不能存有「完全確保勝利」的預期心理嗎?看到羅賓遜接受訪問發表對此事件的想法時,心裡突然浮現一種感覺,微笑老湯的真心話固然可能贏得自家球員的支持,但就全隊的長遠發展卻是埋下一種詭異的氛圍。

總而言之,一場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平凡比賽,卻因為兩隊教練間的觀念默契產生分歧,球員表現也不夠成熟,加上若有似無的公報私仇心態,逐漸演變成10人驅逐出場、合計禁賽47場的鬧劇,心裡不覺好氣又好笑,臨表至此,字字句句,不知所云。

後記

麥迪遜風雲發生之後,當事者該送禁閉的開始履行刑期,該上班還是照常打卡,金塊和尼克也各自展開下一段旅程。

說也奇怪,這架不打還好,一打彷彿全身運勢全部開通。僅餘八人應戰的尼克居然連續兩場延長賽演出奇蹟進籃,先是馬布瑞從東岸一路殺到西岸式的上籃,讓爵士目瞪口呆;接著則是李在最後0.1秒空中直接接獲傳球托進。兩場都是發生在麥迪遜花園。至於金塊隊更是由安東尼和史密斯禁賽的谷底瞬間爬上天堂,因為各方矚目的「AI交易案」就在鬥毆事件的混亂時刻迅速拍板決定,披上淺藍金黃3號球衣的艾佛森將偕同得分王安東尼組成令人心動的黃金組合。

這,又是另一個話題的開始!

附表2

排名

姓名

球隊

年份

事由

禁賽場數

1

亞泰斯特(Ron Artest)

溜馬

2004

還需要解釋嗎!當然是奧本山武道大會頭號戰將。

72

2

史普利威爾(Latrell Sprewell)

勇士

1997

鎖喉手的成名代表作,受害者勇士教練卡爾斯摩(P.J. Carlesimo)

68

3

傑克森(Stephen Jackson)

溜馬

2004

奧本山武道大會的第二號打手。

30

4

華盛頓(Kermit Washington)

湖人

1977

一拳擊倒前來勸架的湯加諾維奇(Rudy Tomjanovich)

26

5

歐尼爾(Jermaine O'Neal)

溜馬

2004

奧本山武道大會的第三號打手。

25

6

安東尼(Carmelo Anthony)

金塊

2006

麥迪遜花園廣場事件出拳者

15

7

羅德曼(Dennis Rodman)

公牛

1997

腳踹新聞記者,外加罰金25000美元

11

8

羅賓遜(Nate Robinson)

尼克

2006

麥迪遜花園廣場事件挑釁者

10

9

史密斯(J.R. Smith)

金塊

2006

麥迪遜花園廣場事件當事者

10

10

麥斯威爾(Vernon Maxwell)

火箭

1995

攻擊球迷

10

11

范艾克索(Nick Van Exel)

湖人

1996

攻擊裁判,外加罰金25000美元

7

12

柯林斯(Mardy Collins)

尼克

2006

麥迪遜花園廣場事件當事者

6

13

華勒斯(Ben Wallace)

活塞

2004

奧本山武道大會肇事兇嫌之一

6

14

羅德曼(Dennis Rodman)

公牛

1996

攻擊裁判,外加罰金20000美元

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巴瑟畢特 的頭像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