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路可退,瀕臨淘汰邊緣的活塞又回復令對手攻擊無門的「零分戰術」,除迫使「WO連線」拿到42分,只站上罰球線8次,更讓熱火全隊得到季後賽以來最低的78分,讓懸在崖壁的他們又向上爬了兩三吋!這一勝不僅僅是活塞不甘以此為落幕的掙扎,也透露了他們在攻守矛盾之間不得不做出的選擇。

事實上,今年活塞五虎及其替補的防守功力依舊,團隊協防意識即使稍稍分心於進攻仍然是全聯盟第一級的表現,只是進入季後賽後,除了對騎士的第七戰外,顯然讓人感受不出過去那種摧毀對手進攻意志、侵略如火、以生命為賭注的「活塞式防守」。

今年球季Flip Saunders所做的改變基本上沒有錯,如果能釋放部份防守的重擔,將其轉化為進攻的動力,就一支萬事俱備的勁旅來說,更能增添隊形的深度和層次。

然而,包括球隊、球迷和眾多旁觀者在內,都在一帆風順的勝利累積下忽略了一個基本概念:底特律活塞能在近幾年建立東區霸權的立基點為何?就是五人一體以守為攻的藍領風範以及打死不退的窒息壓迫。

季後賽前兩輪的對手公鹿和騎士都不是防守取勝的球隊,活塞大可肆無忌憚與其大打得分戰,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東區第二輪賽事,武裝鬆懈、進攻突然失靈的活塞竟被騎士連下三城,出乎所有人意料落入2比3的窘境。發覺情勢不妙的活塞諸將趕緊上緊發條,第六戰險險逃過一劫後,第七場讓騎士嚐到開不了口出不了手的投籃夢靨,才堪堪以4勝3負連續第四年闖進東區冠軍賽。

過去幾年在Rick Carlisle與Larry Brown嚴厲調教的奠基下,堅壁清野式的防守意識已經深植活塞球員的靈魂,逐漸成為一種自然而然的反射動作。帶兵風格自由的Flip Saunders到來,則給了球員另一個釋放的出口,多年來的基礎訓練配合開放的攻擊運用,新球季的活塞隊在進攻上給了所有人不一樣的想像空間。只是到了真槍實彈的季後賽,這樣的一支活塞隊反而逐漸模糊在過去所習慣的贏球方式和現今教練所灌輸的觀念之間,持續的矛盾在面對有備而來的熱火時終釀成最糟糕的結果,球員與教練的關係也因此產生微妙變化。

「習慣」之所以為習慣,乃在於它很難藉由突然間的領悟和覺醒而立即產生改變。在主場的第五戰,已經輸不起的活塞隊重現過去賴以維生的勝利方程式,是否符合Flip Saunders與球員溝通後所設定的贏球方針,還是球員與教練分道揚鑣後的片面決定,我們不得而知。但對已經習慣布朗爺不在旁邊嘮叨一年有餘的活塞球員而言,接下來的生死攀岩戰能不能延續第五場的表現,或許將牽動他們與Flip Saunders之間的緣份。

全站熱搜

巴瑟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