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比3,七局提前比賽!


如果說這個比分說明中日兩國棒球發展、制度、觀念和整體實力的差距,我可以認同;但如果這是一戰決勝負的國際比賽,老實說,中華隊是輸得太難看了。事出必有因,有很多面向值得討論,但我只簡單提出一點:那就是教練團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之ㄧ


中華隊的教練們向來對「戰術執行」情有獨鍾,在中職或國際的比賽已經屢見不鮮,甚至常常出現「不符合常理」的戰術,美其名是神出鬼沒、以智慧取勝,實際上則是讓人啼笑皆非,摸不著頭緒。此次經典賽對韓首戰,我們有幸再度見識到教練們的「神機妙算」。


六局下半,中華隊落後兩分,沒人出局張建銘安打上一壘,此時,教練向第三棒林智勝下達犧牲觸擊的戰術……


撇開這局有沒有得分不管,在落後兩分的情況下,竟然授意隊中少數具長打能力的林智勝擺短棒護送隊友上二壘。都已經打不出幾支安打了,還要免費送給對方一個出局數?


我相信教練們下達戰術的考量大概是既然得不了分,那就想辦法先搶回一分,同時也避免雙殺打失去進攻機會。但是他們有沒有想過,就是因為怕輸、怕被責難,結果選擇不相信球員的能力,反正輸贏都由教練來扛,只管執行命令就對了。從少棒到青棒,從青棒到職棒,長久下來,造成台灣的打擊者一旦遇到硬碰硬的實力對決時,砲口就會自然而然地縮小,具備長打能力的選手逐漸變成教練手中的大玩偶,難道這就是台灣棒球之福嗎?


這不是說戰術執行是錯誤的,而是合不合理的問題。我一直相信影響一個國家棒球格局的重要因素不是先天的體能條件,而是觀念的養成,如果我們再繼續這樣小家子氣、短視近利的發展棒球,那麼賠上的將是所有人對於這項運動的夢想跟希望,這遠比被對手提前結束還要來得可怕。


之二


對日本的這場生死戰,教練團對投手群的調度同樣令人不知教練團的心裡在想什麼。先發許竹見狀況不佳,提早退場,造成整個投手運作大亂固然是崩盤的重要因素,然而其後接續上來的幾位投手卻是中華隊被徹底擊潰的關鍵。並不是說陽耀勳、蔡英峰、許文雄、增菘瑋不好,而是他們現階段都是屬於培訓中的投手,缺乏重要國際賽事經驗,要他們在如此緊急的時刻上場面對日本職棒的明星打者,確實太勉強了。中華隊陣中還有經驗較豐富的潘威倫跟陽建福,前一天出賽狀況不差且用球數不多的耿伯軒和朱尉銘,以及旅外的黃俊中與郭泓志,球迷想看到的是,即使中華隊陣容不如預期的完整,但也要以目前陣中最為精銳的即戰力跟日本全力周旋到底,即使輸球也不留遺憾,而非不斷換上缺乏經驗的投手任憑對手的無情轟炸。


不要說什麼潘威倫是原先設定對中國的投手,陽建福熱身賽狀態不佳,耿伯軒和朱尉銘已經在前一天出賽了,黃俊中與郭泓志則是表定在球賽後半段出場等等的藉口。大家都知道,連不太看棒球的人也知道,對日韓是生死決戰,是意氣之爭,對中國才是這些年輕投手現階段的舞台,在經典賽開打之前,教練們應該就要有此體認,對投手的安排也必須以此為準則,如果教練團連這個都搞不清楚的話,那何必辛辛苦苦徵召旅外的球員呢,乾脆就讓所有年輕選手代表中華隊出賽就好了。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韓國隊在面對中華跟日本兩場關鍵的比賽,教練團把重責大任全交給六位徵召回國效力的投手,徐在應、金炳賢、具台晟、朴贊浩、奉重根和金善宇,兩場球唯一出場亮相的本土投手只有三星獅的王牌裴英洙,但他也只是對日本投了兩個打席而已,至於其餘的本土投手則是輪流對上中國隊。韓國隊的策略很明顯,把旅外的投手找回來目的就是要贏球,即使手中有吳昇桓、鄭載勳兩名本土一流的救援投手,教練團仍把未曾擔任救援的朴贊浩擺在最後一道防線,以他十幾年的經驗確保勝利無虞。從結果來看,韓國這次的投手群表現確實突出,不僅拿下全勝的戰積,同時在東京巨蛋狠狠地出了一口氣。


0比2、3比14,輸球,都過去了,一覺醒來,所有人還是得回到自己的崗位,只是我實在不想聽到球迷、球評、媒體、教練拿「因為王建民、曹錦輝、陳金鋒、彭政閔等沒辦法加入中華隊,所以我們跟日韓完全沒得比,如果他們在的話,就……」來當藉口,畢竟棒球比賽比的是整體,而不是個人,如果真要以此來安慰自己,而不真正地去認清、反省現實狀況,那才是台灣棒球最悲哀的事!


當看到黃俊中與郭泓志在球隊大比分落後的情況下出場時,我的心裡真的是五味雜陳,我相信他們也失去和日本一較長短的鬥志了。當比賽和尊嚴提早關門時,即使贏中國二十分又有何意義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巴瑟畢特 的頭像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巴瑟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